當個攝影師真好

一部時下流行的紅色喜美三門轎車,開進了X吳技術學院停車場,打開車門,出現了一位洋溢著娴靜幽雅氣質,配上成熟柔美身段的少婦,她不是誰!不甘寂寞的秋楓,已是社會大學的學生啦!

  在我三十六歲那年,因爲服飾店業務已步入正軌,不用處處操心,在窮極無聊的情況下,報名社會大學攻讀美學,每周三、五晚上上課。班上學生年齡大多介于三十到四十歲之間,由于年紀相當加上興趣一致,因此相處滿融洽的,尤其有一位小我五、六歲的男同學小蔡,見了面總是楓姐兩個字挂嘴上,一張嘴巴甜得滿討人喜歡地。由于他坐在正后面,上課時有事沒事喜歡拍拍我的肩膀,把嘴湊在耳朵旁唠叨‥‥也不管我癢得要命!甚至有意無意地碰觸敏感的耳垂,而我又不便表示什麽!只好強忍著‥‥常常一節課下來,都要跑洗手間清理一下濕潤的下體‥‥有一次下課時,有人提議到KTV唱歌,看時間還早就跟著一起去啦。到了KTV推開房門一看,已經滿滿坐了一群!還有兩三個沒位子站著。于是大家開始起哄:「坐大腿‥‥兩個人坐一個位子啦‥‥」這時小蔡高喊:「楓姐!我大腿讓你坐!」我看已經有人開始硬塞硬擠啦,甚至有些坐大腿上,因此我也就不客氣走向小蔡:「坐進去一點!腳叉開!」在沙發前沿坐了下來。「哦∼我賺到了!」小蔡大呼小叫的,並且把雙手攬住我的柳腰,「你喔‥‥」嬌嗔的將他的手打掉。

  就這樣一夥又唱又鬧的,加上喝了幾杯紅酒,我也放開了跟著起哄玩在一起‥‥也不再介意小蔡攬腰吃豆腐啦!有時還向后靠在他懷里呢!在我圓臀不停晃動磨擦下,發覺凸出的堅挺抵住敏感的股溝‥‥當時我羞得滿臉通紅,幸好已喝了紅酒加上燈光昏暗,掩飾了不安與羞慚‥‥在越玩越駭的情況下,故意地將臀部往后撞‥‥害他,哦!哦!連連‥‥有時趁大家不注意時會偷偷侵襲高挺的乳峰,或撈向粉嫩的大腿‥‥害我一下子顧上,一下子防下,應接不暇‥‥我想下面應該已濕得一蹋胡塗了‥‥「走!我們跳舞!歌讓他們唱‥‥」小蔡拉起我的手往小舞池走去,跟著有幾對也加入跳舞的行列,起先他只是規規矩矩的,后來不知誰將燈給關啦!他就把我抱得死死的,兩手在兩瓣圓突的臀部又是摸又是揉的‥‥而我也借著幾分醉意,任由他輕薄。甚至將微微隆起的下體,緊密地壓迫怒張的堅挺,享受那酥麻的快感‥‥后來他將下體微微退開,緊接著將前面的裙子往上撈,並且把手掌覆在私密的陰部!我反射地趕緊壓住摳動的手:「不行!會被看到!」他只好悻悻然的放棄,我有些不忍輕聲地說:「不可以太過份!適可而止‥‥你好壞!害人家都濕了‥‥」然后嬌羞地主動將下體靠上去‥‥就這樣一首接一首的跳下去,我倆沈醉在厮磨偷情的快感旋渦里‥‥不知過了多久!有人喊不早啦!該散啦!他把握分手前的機會,偷偷問我:

  「有空可以出來嗎?」我羞澀地:「不可以!我已經結婚啦!」抛下愣住的他,快步走向愛車揚長而去‥‥心里暗想著:“那死人今晚不知要不要?”

  回到家已經快半夜十二點了,他也早就呼呼大睡,很快的稍事沖洗一下,然后絲縷不著赤裸裸地偎著國訓躺下,但是剛剛在KTV被小蔡挑起的欲火,仍在體內不斷地蔓延燃燒‥‥忍不住將手撫上堅實高聳的肉峰,兩顆乳頭在刺激下更是堅硬得高高翹起‥‥嗡嗡作響的電扇已吹不干不斷泌出激情的汗水。

  「嗯∼哼∼」煽情的呻吟,間歇性的由唇齒間溢出。一個是欲火焚身的少婦;一個是熟睡軟趴趴的老公,這樣的情景真是情何以堪!在情欲無處宣泄的情況下,主動的將他BVD內褲剝下,一根萎縮的陰莖可憐地攤垂著,包皮仍緊緊箍住龜頭,于是我猴急的捏住將包皮往下搓卷,淡紅色的龜頭整個暴露出來,顯得那麽可愛。張開櫻唇含住龜菱輕輕吸吮,右手在兩顆睾丸處輕搔‥‥漸漸地它恢複了生氣,于是我的嘴巴開始大起大落,深深的吞含到肉棒根部,再退縮至龜頭,往複吞吐著‥‥直到一根沾滿口水的陽具一柱沖天。很快地跨上以騎馬的姿勢,右手抓住陰莖,抵住濕漉漉的陰戶,借著滑膩的淫水一下子坐下。「哦?」深深捅入的美感,令我酥麻到骨子里‥‥這時他的一雙手已扶上髋部,借著他手的力量,開始大起大落放縱地馳騁‥‥(唧啧‥唧啧)淫穢的響聲傳遍了房內。

  我不禁呻吟:「哦∼哦∼國訓用力頂‥‥你的好硬喔!唉呦!頂到了‥‥」接著陰戶緊緊貼住肉棒根部,不停的打轉磨擦‥‥「哦∼快出來了∼」他將下體用力往上挺低吼著。

  「等一下‥‥等‥‥喔∼」我急急的制止他‥‥可是‥‥一股又一股溫燙的精液灌漿似地沖入蜜壺。我唯有緊抱著他繼續賣力的蠕動,企圖在未軟化前達到僅僅差那麽一點的高潮‥‥嗨!軟綿綿的陰莖已隨著黏稠的淫液滑出‥‥我只有頹然地倒向一邊,暗自神傷‥‥沒多久耳邊傳來打呼的聲音,我知道又要渡過一個失眠難挨的夜晚‥‥很快地社會大學的課程即將結束,生活美學也將要成果驗收啦!「楓姐!楓姐!你可以當我的模特兒嗎?」坐在身后的小蔡拍著我的肩膀問道。

  「爲什麽要當你的模特兒?」我不耐煩的反問。

  「楓姐!我想攝影寫真的作業比較容易,反正拍一拍交了就了事啦!而且啊,你長得那麽漂亮,一定很上相的!說不定還可以得高分呢!」一時之間被他說得有點心動。

  「好嘛!姐∼拜托,拜托一次就好。」小蔡一再的要求著‥‥我本來天生就是軟心腸,經不起哀求,加上女人愛美的天性,因此‥‥「好啦!好啦!去哪里拍?」「下禮拜一可以嗎?」「爲什麽要禮拜一?」「我知道一個地方風景很美,假日人多,不方便‥‥禮拜一沒人我們高興怎麽拍就怎麽拍。」他急于辯著。

  事情就這麽約定了。

  等到周一中午,小蔡開著車來到服飾店,很快的交代完小妹后就上了車,一路往郊區山里開去。

  「到底要去哪里拍?」「很近,半個多小時就到。」車子在山路東拐西繞的,最后在一處隱密的路旁小徑停了下來。「到啦!」他背起相機帶領著我往下坡羊腸小道走去,穿梭在茂密的樹林里,走著、走著‥‥忽然眼前爲之一亮,寬闊的溪谷,一灣清澈的溪流,一群巨石或躺或立的布滿河床‥‥「哇∼好美喔!好安靜喔!」我不禁贊歎著‥‥「是呀!很靜!除了小鳥,一個人也沒有,我們可以放心的拍‥‥」「來!上工啦!你到那邊,倚著大石頭‥‥對‥‥笑一下,好∼換個姿勢,擡頭望著天空‥‥嗯!就這樣‥‥」姿勢一再的變換,肢體不停的擺動‥‥相機快門卡嚓卡嚓響個不停‥‥「好!提起裙擺‥‥露出大腿‥‥快‥‥開放一點‥‥放心!沒人看到!來!

  對!再高一點‥‥露出絲襪頭‥‥嗯!很迷人‥‥」我仿佛受到催眠‥‥竟然依著他的指示,將曼妙的軀體逐漸展露‥‥「現在站起來,站在水里,我要拍倒影的畫面。」依著他的指揮,一手撈著裙擺踏入冰涼的泉水中,(卡嚓,卡嚓‥‥)照相機的快門不停的響著‥‥而我也忘情地舞動款款蛇腰,擺弄各種撩人的姿勢。

  「再退后一點‥‥對!就這樣‥‥」小蔡一邊按著快門一邊指示‥‥就在這時候,腳一滑‥‥「哇‥‥」整個人跌入冰冷的水中‥‥這時趕緊掙扎的站出來,全身濕透地‥‥而他非但沒來幫忙!反而卡嚓卡嚓地按,低頭一看‥‥「哇!」不禁驚呼出聲。很快的蹲下來,將下半身泡入水中。因爲經過潭水浸濕的輕柔連身裙,正緊緊地伏貼在凹凸成熟的軀體上,將身材勾勒得既性感又妩媚‥‥兩顆顫巍巍的乳峰,是那麽淫蕩的挺立著,而下身則暴露出微微突起的陰庭,全身幾乎呈現半透明。

  「好!就坐在水里,就像出水芙蓉,太美啦!」這時他仍不忘鼓勵贊美著「好壞喔!不要拍啦!幸災樂禍‥‥」我不禁嬌嗔。

  「楓姐,拜托啦!現在的你真的好美,好‥‥性感!我舍不得放棄呀!」「全身都濕透了有什麽美感!人家頭發也濕啦!像瘋婆一樣‥‥」「不!這樣才自然,在高貴中散發出誘人妩媚的豐潤,不拍可惜!」他又鼓動三寸不爛之舌。

  「嗯!好嘛!不過‥‥照片不能外流喔!也不可以當作業交喔!」終于又屈服啦!(其實我心理何嘗不想拍一些性感暴露的照片!)「謝啦!保證不外流,來∼繼續拍了‥‥將頭往后仰,胸部挺出水面‥‥對,就這樣。」在他的指導下,不停地在水里變換種種撩人的姿勢‥‥將曼妙的軀體發揮的淋漓盡致。不知不覺中內心深處湧起一股開放解脫的沖動‥‥這時他又適時提出近乎命令式的要求:「把胸罩解下來!」當時很順從地背轉過身,將手插入衣襟內,把前開式的胸罩解開,並技巧地將它拉離,丟向岸上的他,那兩顆脹鼓鼓的乳峰,刹那脫離奶罩的束縛,高高的挺立在透明的衣衫內。顯得是那麽的淫蕩,那麽的誘惑!

  這時的我,已不再害羞,不再腼腆啦!有一種解脫放肆的感覺‥‥在冷冷地溪水浸泡下,乳頭更是堅硬的凸出‥‥在照相機的卡嚓聲中,有一股被虐、被窺的快感‥‥姿態擺弄的弧度更是放縱!或坐、或躺、起身、舉手、攏發、細腰輕擺,眉梢眼角媚態叢生‥‥「很好!繼續擺動‥‥嗯!好!現在把內褲也脫掉‥‥這樣臀部會更完美。」他得寸進尺的要求。

  「不可以!只能到這里‥‥」我斷然拒絕。

  「嗨呀∼沒關系啦!反正還有裙子遮蓋著,看不清楚啦‥‥」「若隱若現地,不是很美嗎!快!快脫下!」他仍不厭其煩的催促著。

  我仍不放心地猶豫道:「保證不可以讓別人看喔!」「放心!快‥‥現在已經下午四點了,色溫正好拍起來色彩很飽和,快脫下‥‥」于是我又蹲下身來,在水中將短小輕薄的三角褲脫下來,將它纏繞在手腕上,這時望著水里的下體,一叢烏黑的恥毛隱隱約約的在裙下隨著溪流晃動,乍現乍隱。(喔!我爲何這麽大膽!這麽色呢?)「你干什麽?」我不禁驚叫起來。原來看見小蔡將長褲脫了下來,露出短小的內褲,而前面凸出碩大的一駝。「沒事啦!我要下水拍近照特寫鏡頭啦。」他邊說邊踏入溪中,向我蹲坐的地方逤過來。于是又卡嚓卡嚓地響起來‥‥「站起來‥‥放松‥‥嗯!對!很性感‥‥」在我順從的站立起來后,用伸縮鏡頭拉近,先從臉部特寫拍起,接著往下移動‥‥很快地激凸美妙玉峰進入了鏡頭,一下子正面一下子側面,甚至蹲下去由下往上拍乳峰及臉部的妖豔動人的特寫。

  「把手放在胸部,盡情撫摸‥‥不要害臊,開放一點‥‥對∼臉部現出陶醉性感的表情‥‥很好!喔!受不了‥‥」他不停的指示,不停的用語言挑逗‥‥而我的動作更加放浪、內部醞藏的激情更是洶湧澎湃‥‥兩手不聽使喚地撫上了巍巍聳立的酥胸,臉部表情更是風情萬種,狐媚誘人‥‥這時他忽然將照相機往身上一背,飛快地緊緊抱住我‥‥一手攞著柳腰,另一手則大辣辣地撈住突起的陰戶,殘暴的捏、揉、摳‥‥「哦∼不要‥‥不要‥‥放開我!」此時我極力掙扎,企圖脫離他的魔掌。

  然而相反的引發更激烈的侵犯‥‥嘴巴啃咬住激凸的乳頭,不停的吸吮、拉扯,「喔∼嗚∼輕‥‥輕一點‥‥」隨著他將兩只手指隔著裙擺,直接扣插入已經濕漉漉的陰道,我不禁悶絕的嬌哼連連‥‥全身一下子癱軟下來‥‥只剩下籲籲的嬌喘聲。在暈眩忘我中感受那蝕骨被虐的快感‥‥接著,他不知什麽時候已經將內褲脫掉,一只頂著碩大龜頭的肉棒已取代手指,抵住凹陷的陰溝‥‥硬梆垹的大陽具已經擠開膨脹微分的花瓣,不知是插入的角度不對?還是太粗大?他拱了半天仍然無法肏入饑渴的蜜穴‥‥逗得人家酥癢難耐!后來主動地將手環住他的脖頸,借著他緊撈住豐臀的力量,加上水的浮力,將兩腿往上夾住熊腰,任由陰唇淫蕩地張開裸露,這時下體感到波一聲,喔∼頑大的龜頭已擠入陰道口啦!嗚∼哦∼在下放與上拱的配合下,陰莖不停地撐開嫩肉皺褶,直到跟部緊緊的貼住敏感的陰庭,「喔∼嗯∼好深,好舒服‥‥」在粗糙的陰毛磨擦下,凸露粉嫩的陰蒂被刺激得更是脹大敏銳。

  「咦∼到底了嗎?爽不爽‥‥你的屄好緊,干得好爽‥‥唔∼干!干‥」他激動得語無倫次地嚷著,猛烈干著‥‥「喔‥喔‥哎呦!你插穿啦!用力‥‥你的好粗好強喔!哦∼嗯∼撞到花心啦‥‥」此時我被插得媚眼如絲,嬌嗔連連‥‥隨著大陽具活塞式的大弧度進出,那分泌豐沛溫潤的淫水經過結合緊密的腔道被擠出,溶入清澈冰涼的溪水中。

  有時因抽出的動作太大,龜頭脫離陰道,那涼洌的溪水迅速被吸入蜜壺里面,而當大雞巴再度沖進時,就像巨輪進港似的將水擠排出體外,發出唧唧淫穢的聲音‥‥喔!那感覺是從未體驗過‥‥好刺激、好色、好性感喔!

  接著兩手抱著我那渾圓凸翹的豐臀,一步一顛地往岸邊走去,哦∼那感覺簡直快飛上天啦!最后放在一處平坦的巨石上,這時雙腳著地,臀部墊靠在石頭邊緣,豐腴的美穴呈現優美的弧形高高突出‥‥外翻嫣紅的唇瓣淫蕩地張開裸露。

  此時小蔡他改用頑皮的手指,一次兩只深深地再度插入愛液橫流的騷屄,不停地摳挖‥‥「喔∼好爽!好美哦‥‥深一點‥‥啊呀!對!嗚∼∼」忘我的挺舉陰戶輾轉哀吟‥‥「快!快!快出來啦‥‥按這里‥‥對!用力摳‥‥對!好爽喔!繼續刺激那里‥‥嗚‥‥哦‥‥哎呦‥‥」我伸手握住戳動的手,指導他撫按陰腔前庭的G點‥‥「唔∼哦‥‥好美喔‥‥噓‥‥噓‥‥」這時我全然陷入昏眩的狀態,陰道內引起一陣劇烈痙攣,下體隨著快速收縮,大量的淫水汨汨噴出‥‥緊繃的軀體一下子癱軟下來‥‥在恍惚之中,唯有含羞帶怯的喃喃低哼,嬌喘不已。

  在我微閉雙眸尚沈醉在高潮的余韻當中時,他那粗壯的肉棒又取代刁鑽的手指,再度劃開肥美的唇瓣,徐徐地挺入尚在蠕動的淫穴‥‥哦∼高潮過后陰腔更爲敏感。這時的我已經懶得睜開眼睛,半眯著惺忪媚眼,享受那巨棒樁搗的快感‥‥(卡嚓卡嚓‥‥)快門的聲音又連續響起‥‥我驚訝地睜開眼睛,兩手迅速遮著臉龐:「你在干什麽?不要拍啦!羞死人啦!」「楓姐!你的表情實在太美啦!不拍可惜‥‥尤其高潮時更是嬌豔動人!現在不拍,以后就沒機會!」「我一邊干你,一邊將臉部的特寫拍下來,不用擺姿勢,跟著感覺走就對啦!」小蔡不斷的哄著。

  「嗯∼隨你吧!」眯上了眼睛,下體感受著戳插的美快,耳朵聽聞著照相機卡嚓的聲音‥‥很快地欲火再次熊熊燃起‥‥惺忪的眼眸、微張嬌喘的櫻唇、加上隨著下體沖擊大幅顫動的乳峰,我又沈入淫欲的深淵里‥‥蝕骨的浪潮去了又來‥‥來了又去‥‥「哦∼唔‥‥」好不容易他那熾熱的精液灌滿了蜜壺,年輕精力旺盛的軀體終于癱軟啦!

  在回程的路上,我勉強穿上還半濕的連身裙,將胸罩以及輕薄的三角褲晾在冷氣出風口。他捉狹地望著我‥‥「看∼還看‥‥都是你‥‥」我嬌羞地搥著他‥‥「楓姐!想不到你的身材那麽棒!雞掰又那麽緊!能夠每天干你不知有多好?」「你還說!」粉拳再度落在他肩上‥‥「說正經的,照片什麽時候洗好?」「很快!明天晚上,洗好我會通知你的。」「哦!我等你,一定不可以拿給別人看喔!」「放心!親愛的!」他嘻皮笑臉地回答。

  很快地車子在服飾店門口停了下來,我抓起內在美往皮包里塞,看著店里正好沒有客人,只有看店小妹低著頭坐在櫃台內。我快速的步入,往更衣室走去。

  「咦∼大姐!你的衣服怎麽濕濕地?」小妹狐疑的問。

  「哪有!小孩子閉嘴!」我頭也不回一臉绯紅地鑽入更衣室。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