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種(B)

  本人今年25歲,我是我們村第一個大學生,第二個則是我弟弟,所以我家

在農村有不錯的地位,我更是被長輩當成狀元般。

  我家其實十分窮,我讀大學也是村裡出了大部份錢供我,所以我對村裡的長

輩都十分尊重,而最被我喜歡的是我隔壁的葉奶奶,她只有一個孫子,叫彭沖,

所以我和弟弟也被她當成孫子對待。農村鄰居是十分好的,不像城裡,說遠了,

她的孫子大我八歲,很早就出去做包工頭,而且賺了蠻多,我的學費據說很多是

他出的,事情就發生在我和他們一家。

  記得2009年冬天,我一放假就趕回家裡,因為要幫爸媽忙,而且我每逢

過年都很忙,村裡的人都會找我寫揮春。我回到後第一次見到了她——彭沖的老

婆,月柔,她是今年十月嫁過來的,葉奶奶叫她找我寫揮春。第一次見到她時,

我整個人都呆了,我在學校不是沒見過美女,不過大學生都比較清純,少了份嬌

媚,而月柔是新婚少婦,處處透露著吸引力。

  「你好!請問你就是XXX麼?我是彭沖的媳婦,是奶奶叫我過來跟你拿揮

春的。」她的話很清,聽起來讓我很舒服。

  我呆了幾秒後才回過神:「哦,我寫好了,你等下。」

  「謝謝啊!」我拿給她後,人便走了。

  過了幾天,我在忙碌中也忘了這位美女。到了大年初一,沖哥買了很多酒,

要我過去陪他喝,沖哥一直都想我畢業後去幫他,因為我學的就是工程管理。

  酒過三巡,我有些醉意,沖哥也有點上頭了,這時他突然問我:「京啊,你

還是處男麼?」我一口酒噴到他臉上。我被嚇死了,要是他生氣我就完了,一定

被揍。

  「哈哈哈!你果然是個處男,行,過幾天我找個美女給你破處。」當時我沒

在意,以為他是喝醉胡說,誰知三天後……

  這天夜裡,我正在家裡玩電腦,葉奶奶很突然的來到我家叫我去吃餃子,我

沒多想就去了。一過去,發現沖哥和月柔姐(我這幾天也混熟了)也在。

  「沖哥、月柔姐,你們都在呢?」我問了句。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月柔姐

看到我來,臉很紅。

  「小京啊,你吃餃子,剛下好的,趁熱啊!」葉奶奶很熱情。

  「小京,你慢慢吃,我有點事,出去溜溜。」說完沖哥就走了,看他臉色怪

怪的,我感覺今天真是奇怪。

  吃著吃著,月柔姐也走進她的房間,這時,葉奶奶坐在我旁邊:「小京啊,

奶奶一直當你們兄弟是我孫子,今天奶奶我求你件事啊!」

  「奶奶,不要這樣客氣啊,有事就吩咐好了,要是被我爸媽知道你求我,非

得打我。」

  葉奶奶起身把門窗都關了,然後走過來:「小京,你沖哥他年前去嫖的時候

以為自己感染了艾滋,就去縣醫院檢查,誰知道……」還沒說完,就開始哭了。

  難道沖哥真的……我趕緊安慰她:「奶奶,說不定檢驗錯了,沖哥可能沒事

呢!這些事出錯多了。」

  「不是的,你哥是檢查到沒生育能力了,都不知道作了什麼孽啊!」這時,

我想起沖哥跟我說的聯繫葉奶奶的事,難道……心裡開始狂跳。

  「小京,你可不可以幫你沖哥洞房?他們結婚後一直都沒行房,你也不虧,

就當奶奶求你了。」果然,我腦海中不斷地浮現月柔姐的臉龐,雞雞竟然硬了。

  「奶奶,我……」我頓了下:「沖哥怎麼說?」

  「他也答應了。而且他還答應你,以後絕對不碰阿柔,她會屬於你,只要你

幫他生下個兒子。」我都快休克了,天啊,我竟然可以擁有她!

  回去的過程我完全忘了,當時一直在想晚上到底怎麼辦,第一次都沒交出去

的,這是真的麼?腦海都快當機了。

  到了晚上11點多,奶奶又來叫我,這時家裡人都睡了,就剩下我,我跟著

她走了。

  進了沖哥的新房,裡面佈置得很漂亮,不知道為什麼,床頭沒有新婚照,是

怕我介意麼?這算什麼,在人家的新房內玩人家的妻子,還是奉旨辦事。

  我聽到了水聲,是月柔姐在洗澡,我把門關上,眼光一直在新婚房內的洗手

間。

  她出來了,穿了套紫色的裙子,很透的那種,我的小弟一下硬了。

  「你來了……要先去洗個澡麼?」她問道,我們兩個都很害羞。

  「我洗過了……」真笨,怎麼不會繼續說呢?我現在巴不得自己是韋小寶。

  「可以把燈關了麼?」沈默了一段時間後,她開口了。我一想,人家女生都

放得開,你還那麼拘束幹嗎?我直接開始脫了,很快就剩下件內褲。

  我走到床邊躺下去,「我希望可以看著你做,可以麼?」她猶豫了下,還是

走到床邊坐下來。

  我把手放在她的腰上,很細,我看過星爺的電影說:「不管多轟烈的愛情都

是從吻開始的。」我把嘴靠過去,慢慢地吻上去,她應該沒接吻過,因為我們兩

個都只是唇接觸。

  我慢慢把舌頭伸過去,她好像很吃驚,說真的,我也沒吻過女孩,這一切都

是從島國電影學來的。慢慢地我們從生澀到交融,我嚐到她的口水,奇怪的沒感

覺到噁心,反而一陣陣甘甜。

  吻了大概幾分鐘,我把她的裙子慢慢地解開,這種裙子十分好解,就是腰上

用帶子束著。我第一次看到真人的裸體,不管看過多少女優的裸體,真的看到真

人,那種衝擊力很震驚。記得當時我差點就把老二拿出來插了,但理智還是贏了

一點點,我雖然沒做過,也知道前戲很重要,因為女的高潮沒那麼快,我自知沒

那麼動輒半小時、一小時的持久。

  我重新吻了吻她,然後學著電影,慢慢吻到脖子、乳房,她沒有聲音,我還

以為是自己不會呢!一抬頭,發現月柔姐已經閉上眼睛,牙齒緊閉,我一喜,這

說明電影上的技術有用,於是決定直接攻擊堡壘。

  我把手放到她的腰下,她竟然沒有穿內褲,手摸到了那一簇毛,慢慢向下,

摸到了那個縫隙,不過摸了很久都找不到洞穴,我只好把眼光放到這裡了,手輕

輕的觸摸。慢慢地縫隙流出了水,我知道自己快找到了,果然,再一會,外面的

陰唇分開了點,我找到了洞口,把手一下插了進去。

  「啊……」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月柔姐叫,於是更加賣力,手不斷來回進進出

出,而且不斷加深,幾下,手指就全部進去了,我竟然沒碰到處女膜,難道她不

是處女?

  我把手抽了出來,脫掉內褲,小弟已經硬得不行了,龜頭不斷有水冒出來,

不過量很少。我把月柔姐推倒,慢慢輕輕把龜頭對著陰道口慢慢摩擦,真的爽死

了,和手淫時的感覺完全不同,差點忍不住射了。

  「月柔姐,我要進去了。」我在她耳邊輕輕的吻了下。

  「痛!你慢點。」可能真是處男的硬傷,我不知道要用多大力,所以用力過

猛,雞雞一下就進去大半了。我的雞雞有16公分,這下估計是進去了10公分

吧!我在插入時感覺到有一層膜阻擋了下,我想起以前看過一篇生理文章,說處

女膜天生就有口,在月經時排血的,難道月柔的口大點,手指剛好從口裡穿過。

  我用了一分鐘才把剩下的陰莖插進去,為什麼會知道?因為她床頭就有一個

鬧鐘。然後我慢慢地抽出來,看她沒什麼事,便開始慢慢地抽插起來。處男也許

真的不懂得節奏,速度越來越快,以前看的什麼九快一慢、九淺一深都忘了,只

剩下本能的衝刺。

  沒過十分鐘我就射了,她的子宮口也有一陣陣吸力把我的龜頭吸住,她竟然

高潮了?不是說女生沒那麼快麼?

  「你把……抽出來吧,我去洗個澡。」月柔姐張開眼睛對我說,眼光卻不敢

望向我。

  我不想放過這麼好的夜晚:「我還要呢!等我回復體力。」

  「嗯。」然後一陣沈默。

  為了打破尷尬,我開始吻她,慢慢地,我的雞雞又再恢復雄風,她也感覺到

了。這時我突然想換個姿勢試試:「你轉過身來,我要換個姿勢。」我挪開點,

她轉身趴著,把陰戶完全暴露在我面前,可是我不敢去舔,因為上面還有我的精

液,只握著雞雞把龜頭對著洞口插入,再次進入這個溫暖的地方。

  我慢慢地出入抽插起來,卻覺得自己遲遲不見興奮,可能與剛剛才射過精的

緣故把,於是說:「月柔姐,你可以叫出來的,那樣我們會更加舒服。」

  「可是我……我不會,不……知道……怎麼叫。」

  「就這樣……我們一起說就好。」

  「嗯,你可以……動得再快點的!」

  慢慢地我的速度越來越快,我不知道其他人做的時候怎麼想,總之這時腦裡

一片空白,只有一陣陣快感沖刷著大腦,驅使我本能的一直衝刺,連自己提議要

和月柔姐說話都忘了。

  「月柔姐,我……我快射了……我要加快了!」

  「嗯……」回答的又是那個字。

  我感覺自己就快到射精了,就把她的一條腿拿起來,放到腰上,然後開始大

力快速的衝擊。這是我看A片時學的,以前一直想,以後和老婆做一定要用到。

抽插了二十多下,我第二次把精液射到了月柔姐的陰道深處。

  當晚我前後做了三次,然後我們都洗個澡就睡了。

  兩天後,我又去了次。直到開學前,我和月柔姐做了大概十多天,基本上我

隔一兩天就去,家裡人都沒起疑,因為我以前經常去找沖哥喝酒,其實沖哥一到

晚上都會出去,也許是去找小姐了吧!我內心有一點點的愧疚,畢竟我佔有了他

老婆,但也只是一點點內疚而已。

  我和月柔姐的感情不斷加深,到了後面,她都十分放得開。到我臨走那晚,

她告訴我,她會為我守著身子,也和葉奶奶、沖哥說了。我還能說什麼呢?

  在我去學校前,我都不知道月柔姐懷上了沒,後來在學校上了三個星期課後

才知道她已經懷孕一個月了。我十分想陪在她身邊,可是學業又不想放,只能用

手機跟她聯繫。沖哥聽說十分高興,孩子還沒出生就開始大慶一番。

  八個多月後,我第一個兒子出世了,我不是第一個抱他的,說好這個是屬於

沖哥的,但是沖哥還是叫我認小孩做乾兒子,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錯了。

  一直到現在,我和月柔姐都還有做愛,而且,我一畢業就在市區供了房子,

沖哥的房子就在我隔壁,原因不用多說。我一直到結婚才沒有經常去找月柔姐,

但我妻子是知道的,因為我妻子就是月柔的妹妹,這又是另一個故事,我不想再

好市民達人勳章申請中

請大家幫忙按下面鍵連

之後幫忙按愛心

謝謝大家